微信扫码

  • 0793-6321008

最新发表

企业信息

    0793-6321008

    鄱阳县私立博文中学

    江西省鄱阳县田畈街镇208省道旁

    yaozhangmingh@163.com

花季女生突发精神抑郁症谁之过?

作者:Admin 日期:2015-06-15 点击:547
一键分享

6月12日星期六下午2:00,当大多数孩子在享受着双休日的快乐时光时,南京二十七中初二(1)班的学生萍萍,正躺在脑科医院儿童心理卫生治疗中心的病床上发呆。她的父母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在品学兼优的女儿身上。萍萍患的是“精神抑郁症”,这是脑科医院的医生初步诊断的结果。由于长相的原因,15岁的萍萍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成了同班男生起哄和欺负的对象。“校方将积极处理此事”,二十七中政教处赵主任表示。尽管赵主任作出了这样的承诺,但萍萍的母亲介绍说,从6月2日萍萍发病至今,学校一直没来过人。“我们要讨个说法”,采访结束时,萍萍的父母哽咽着对记者说。

事发:15岁初中女生突然发病

    儿童心理卫生治疗中心内的病人比较“特殊”,患病的原因都是精神或心理上出了点问题。当记者向医生提出要见22床的“病人”时,负责把守铁门的医生显然也知道这名女生的遭遇。听说是记者要采访她,医生亲自带记者到了女生病床前,临走还交代,你们记者要多呼吁呼吁,不能让学校里的学生遭这样的罪了。

    萍萍(化名),今年刚15岁,南京二十七中初二(1)班的一名女生。与病房中其他病人不同的是,萍萍一身校服,病床上还堆着一大堆课本。萍萍的母亲李桂红向记者招呼一声后,便向记者道出女儿突然发病的事。

    6月2日早上7点多钟,萍萍突然大喊大叫起来,一开始说头疼得厉害,一会说胸闷。后来,发展到脸色苍白、四肢无力,一句话也不说,出现昏迷状况。他们赶紧将孩子送到市第一医院急救,第二天又转到了鼓楼医院,但几天的治疗仍不见好转,有时一天发病20多次。经鼓楼医院、市第一医院的专家会诊后,医生认定萍萍可能在精神上受到刺激,建议转到脑科医院治疗。脑科医院的医生在初步诊断后,认为是“犯精神抑郁症,观察治疗。”

萍萍:他们常打我骂我“恐龙”

    身材稍显肥胖、戴着眼镜的萍萍提到自己学校的事,表情显得十分的复杂。在与她断断续续的谈话中,萍萍告诉了记者,自从她辞去了副班长后,班里的男生经常恶作剧欺负她,一见到她就莫明其妙的哈哈大笑,声音非常恐怖。由于自己长得胖一点,几个男生就经常喊“恐龙来了,恐龙来了”,从此这个绰号粘上了她,给她造成了人格上的打击。

    萍萍说:“他们不但骂我恐龙,还经常打我。”今年3月份的一个学习日,萍萍背着书包刚走进教室,几个经常恶作剧的男生又开始起哄,在课堂的走道里伸脚绊了她一下,萍萍与他们理论又遭脚踹。虽然受了伤,但自己在学校受同班男生欺负的事,萍萍从未告诉过父母。直到有一天,萍萍的母亲在与女儿一同洗澡时,发现女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才知道女儿在学校常常受到男生殴打的事。李桂红说,因为当时自己很忙,就没有找学校问问情况。

    然而,仅仅过了三天,李桂红就接到学校老师给她打来的电话,赶到学校后,她看到女儿哭得很伤心,一问又是被同学打了,被男生推倒撞到了桌子上。这一次,打人的男生家长也来到学校,把萍萍送到了医院看病。学校的于校长也表态,要给萍萍家一个说法,但结果是不了了之。

    对于事情的原因,萍萍这样对记者说:“男生故意在我的后面吵,我要求他们安静一点,但男生就拿起板凳冲我砸了过来,幸好我当时躲得快,否则我的命都没了,我每次看到他们,就害怕。”

父亲:女儿求我别去讨说法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现在这种状况,萍萍的父母心如刀割。萍萍的爸爸告诉记者,女儿的忍让、老师的漠视使得萍萍成了男生起哄、欺负的对象。孩子一进教室就心情郁闷,担惊受怕,这样还能上学吗,学习成绩能上得去吗?在知道女儿受到欺负后,他也多次向学校的校长、教务处反映,但事情总是解决不了,男生甚至更欺负女儿了。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学校管理有责任。

    萍萍也说,有一次男生见她顶嘴便给了她一巴掌,脸上现出四道血印。她把情况告诉教英语的张老师时,但张老师认为这只是同学之间的小摩擦,只说“不要哭,休息一下就好了”。后来,父母因为她被男生欺负的事几次找到了学校,激起了男生对她的不满,更加对她使坏,所以她以后就不敢让父母到学校来。萍萍的爸爸哽咽着说:“孩子从小就很乖,身体一直也很健康,我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把女儿送到这里来。他告诉记者,女儿回家说,班里的事务多,成绩跟不上,便辞去了副班长专心学习了。以后也发现小孩的性格越来越静了,经常发呆,但怎么也想不到女儿是被打出来的。”有一次,女儿跑到了河边差点要自杀,后来他们想去找学校交涉,但女儿却说,这样矛盾会越来越大,如果父母去学校闹了,她就真的跳河自杀。

学校:将会积极处理好此事

    提起萍萍被同学打一事,初二(1)班的班主任吕老师承认确有其事,但她说她已经多次在班上对同学进行了教育,要求同学之间互相团结,后来就没听说过有男生再欺负萍萍的事了,现在闹成这个样子,她也很伤心。

    南京市二十七中的政教处的赵主任表示,学校会积极处理这件事。赵主任说,现在的学生不好管,但首先学校会对打人的学生进行教育,最后由学校的校长来决定怎么处理。

    目前萍萍的病情稍为稳定,但最终情况如何还是未知数。萍萍的妈妈说,在女儿住院后,光医疗费就花了5000多元了,但学校一直没人到医院看望女儿,她到学校找领导,校领导还“打太极”,她希望学校给个说法,还她健康的女儿。但记者在采访时,学校一名姓张的老师则一再表示,学校已经去医院看过萍萍了。

记者随后又找到了萍萍提及的几个打人的男生,他们承认打过萍萍,但现在后悔了。

专家:假设萍萍是你的妹妹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的丁家永教授在了解萍萍长期遭同班男生殴骂而患上“抑郁症”一事后指出,目前在中小学校弱势群体遭到欺负的现象较为普遍,作为学校要加强积极的引导和教育。萍萍之所以会长期受到同班男生的辱骂甚至殴打,这与中小学生教育状况有关,他们在第一次发生不友好的信息,即欺负萍萍这样的女生后,往往是看周围的反应,比如说老师或学校对这种事重视不够或不了了之,可能会使他们以后的欺负行为更加变本加厉。但反过来说,如果老师重视、学校严加管理,欺人者肯定会在以后行为中有所收敛。

    他认为,在对中小学生的教育方式上要以引导、塑造为主,比如这种事初起时,学校应组织类似的班会,用“假设萍萍是你妹妹”为题进行讨论,让每位同学懂得去关心、爱护别人,让他们明白弱势的人也是群体中的一员,灌输一些做人的道理,这种方式往往比老师正面的批评教育所达到的效果要好得多。